五件你可能不了解的事情…… Five Things

 

  1. 我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梅德福出生并成长。就在这里。从梅德福到波士顿大约有 2 英里 (3.2m) 的路程。事实上,梅德福是著名的大波士顿区周边城市群的一部分。如果你跟我(1/2 意大利血统和 1/2 西班牙血统)一样嗜好意大利食品,不妨到鲍勃的食品店去逛逛。该食品店与我原来的住所只隔一条街,位于街道的另一头。食品专店的地面铺满了锯屑,一如旧时的肉铺。如果你去梅德福,不要忘记锁好自己的车门。熟悉我的人都知道我有浓重的波士顿口音。我的口音听起来一点也不像是在堪萨斯或德克萨斯长大的。梅德福的生活多少会带给你一些城市适应能力和技巧。在我爸的连威带逼下我极不情愿地读了 12 年的教会学校马萨诸塞州梅德福市的圣约瑟夫学校马萨诸塞州埃弗雷特市的教皇约翰二十三世中学)。这是一个充斥着各色蓝领人群的城市,在成长的过程中很容易走弯路,一念之差而后悔莫及。我老爸总是这样告诫我:“给我留点面子好吗,别干蠢事!”这样的告诫毕竟起了作用,很多时候我就敷衍我的伙伴说:“你们先去吧,我随后就来……”。我长大了,并且上了大学。而儿时那些熟识的伙伴,很多已淹没在这个城市的喧嚣和堕落中。生活总是不尽如人意,有些人发达了,而有些人则处境窘迫。饶是如此,我的兄弟“Al”最终也成为了一位化学工程师,“Mikey D.”成为了一位机械工程师,而两位 Stevie 家的孩子则成为了电子工程师。我们五架马车竟不约而同地奔驰在通往工程师的“黄金大道”上。有趣的是,5 位工程师中居然有 4 位是参加过上述 12 年教改计划的学生。这难道全然属于巧合么?……
  2. 我的首份工作是剥洋葱皮,50 磅一麻袋的洋葱,工钱是 2.35 美元/小时。剥一段时间的洋葱后,你的双手就沾满了洋葱味,挥之不去。最终适应以后,你红肿的双眼可以说是已经“欲哭无泪”……当然也有例外。剥洋葱其实是一项过渡性测试工作(这家伙打算坚持还是放弃???),过了这一关你就会被安排去卸载整车整车 50 磅一袋的胡萝卜,成箱的生菜、瓜果以及洋葱(看来无法避免跟洋葱打交道了)。这是进行水果和农产品批发销售的食杂店的一项并不体面的工作。近距离见过装货卡车吗?那种卡车是巨型的,可以装很多麻袋的胡萝卜。怎么将这些胡萝卜卸下来?不管是冰冷的冬天还是炎热而潮湿的八月,你都得面对那些 50 磅重的麻袋。我老爸曾经笑着对我说,这工作很适合你。尝试过这样的工作以后,我决意今后用头脑而非体力来养活自己。体力劳动对年轻人来说是一种很好的锻炼学习机会,但对于那些开始步入四十不惑的中年人来说就可能吃不消了。
  3. 我小时候喜欢拆卸东西(现在仍然这样)并进行各种科学“尝试”,尤其是在暑假期间。我具有数学天赋并从小就喜欢进行琢磨。我的本科学位就是从波士顿工程厂获得的。获得计算机科学的高级学位以后,我又报名参加了一个高级商业学位计划。毕业要求撰写论文。论文的提交日期是二月份……而我提前 6 个月就完成了论文撰写和答辩。我老爸总是说:“夸夸其谈谁不会?关键是要身体力行。”你能做到这一点吗?我的父母均成长在大萧条时代。 他们的苦难经历在一定程度上也激励着我的成长。我的父亲作为工会(AFL-CIOCarmens)雇员工作了 50 多年。 我从来没见他旷工、没见他醉酒,从来没见他游荡,从来没见他给我树立任何坏的榜样。猜一猜我现在的为人处事如何?我的大学(美国国家大学“你好”合作教育)就是靠我自己挣钱读的。我父母只供我完成了 12 年教会学校的教育,而其他教育费用都是由我自己来解决的。当然,在大学期间我获得了一些助学金。我还在一个搞管道供应的洁具商店做零工,用 2 类卡车来存储和运送存货和商品。问题是我并没有 2 类驾驶执照……这种事情当然也只能发生在梅德福。你有没有搬过铸铁做的浴盆或是蒸汽锅炉?都够沉的。不管什么时候,做工程师总比做苦力要体面的多。
  4. 在 91 年,一位梅德福小联盟和贝比·鲁斯联盟的棒球队员与明尼苏达双城队一起赢得了一枚“世界联赛”的戒指。事实上我们曾在一起打过球,而他刚好住在我所在的那条街上。想象一下那种众多人自小期待的梦幻式的生活。在真正的“世界联赛”上掷出一个全垒打。Mikey 做到了!整个高中阶段我玩过棒球、曲棍球和橄榄球,而 Mikey P. 则作为职业运动员将棒球玩了 10 年。我不想说自己总是功亏一篑,不过事实就是每次玩的时候我总是坐冷板凳。我的脸上仍然留有玩曲棍球带给我的伤疤,我曾因玩橄榄球骨折,而玩棒球导致的风湿性肩周炎一到恶劣天气就会隐隐作痛。Mikey 荣获过“世界联赛”戒指。
  5. 我是癌症幸存者。自从 2006 年 8 月份初次诊断以来,我已被列入 5 年期无癌生存者的范畴。癌症是对人的身体和心理的双重挑战。我绝对相信精神因素在这种人与病魔的对决中所起的关键性作用。我也相信自己在梅德福的历练给了我与病魔作战的信念。作为癌症幸存者,我想我之所以能够恢复,还在于我敢于正视而不回避谈论它。为什么是我?为什么我能生存下来而其他人则不能渡过这一关?帮助他人渡过难关和失亲之痛也是一种治疗。我和兰斯·阿姆斯特朗患的是同样一种癌症。由于自己一再否认,兰斯的诊断被延误了很长时间。而我则更早地选择了面对残酷的事实。如果您想了解我的类似遭遇情况,不妨阅读一下他写的。我在经历 2 次手术后开始阅读他的书。天哪,我的遭遇和感受简直与之如出一辙!数不清的针头、X 线和活性剂造影 CT 扫描,无不给人以恐惧的感觉。一想到下一个临床检测将显示的“热灶”或肿瘤标记物成像,不啻一种精神上的折磨。我忍不住痛哭。

 Five things you probably didn’t know… in English

 

 

Advertisements

One thought on “五件你可能不了解的事情…… Five Things

  1. 看见最后一条真是让人吃惊,我由衷的祝你早日康复(是的,我身同感受地体会过这种痛苦,因为所不愿提起的原因)。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