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七年

今天,是我与癌症抗争的又一个里程碑。罹患癌症,已经有七个年头……实际上,我的医生已经通知我,只需每年定期进行一次体检即可。回首过去,我的成功只用了102 个步骤(外科手术、CT 扫描、X光检查和血液化验)。在这个过程中,有着无数次注射、痛苦和精神上的折磨,但一切都是值得的。我仍然在为自己的健康、为那些不幸因癌症失去生命的人而奋斗。在过去的这一年中,我儿子所在的篮球队中,有一名球员的父亲因脑癌去世。这位父亲的葬礼在星期六上午举行,而这名球员在周六下午依然坚持出席了比赛。无论有多么艰难,生活总是要继续。这给了我很大的鼓励。也是在过去的一年中,我的岳母也去世了。髋骨骨折和帕金森症夺走了她的生命。葬礼之后,妻子在车中对我说“生活仍然要继续。”尽管失去母亲的打击如此沉重,她依然在鼓励着我。与那些斗争失败的人们相比,我是如此幸运。Randy Pausch 用一种颇具示范意义的方式介绍了他的激励和抗争之路。在面对病魔时,积极的态度是一种强大的力量。只有一种方法能够逾越七年前看似不可能逾越的阻碍,那就是在每一天里都积极抗争。使用吗啡羟考酮(Oxycodone)是绝望之举。36 次 CT 扫描的过程都糟糕透顶,因为我必须使用它们进行相差对比。我必须喝下两大罐(参见图片)这种难喝的硫酸钡悬浮液。这非常难喝,而在扫描之前,还要喝下另一杯这种粘稠的液体。这是一项重要的化验,因为相差光能照亮机体,就像在 CT 扫描过程中医生在您的手臂上注射的含碘 IV(iodine based IV)一样。这种方法让口中充满了金属的味道,腹中则会绞痛。在七年之前,我对此充满恐惧。恐惧到难以平静下来,那种比死亡更可怕的感觉让我不停扭动身体——尽管这样的动作加剧了疼痛感。我还需要面对一项身体方面的挑战。根据要求,我要在初诊后的一周内重新开始工作。在初诊的当天,我照常出门工作,在上午离开公司,到医院挂号就诊,然后在第二天就重新开始工作。我必须这样做,因为这是一项挑战,而我还能动。一周之后,尽管体内还打着不锈钢的钢钉,我依然坚持重新开始长跑运动。我尝试着取出这些钢钉,因为那非常不舒服,这个故事留到改天再讲。对我来说,最重要的就是保持积极的生活,在长达 60 个月与癌症抗争的漫长道路上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不过分在意。我不知道当时是如何做到的,但在过去这几年的治疗过程中,我没有遗漏任何一天的工作。如果,您要从这篇文章中获得一些启示,请坚持定期检查,因为癌症是能够治愈的。如果不是这样,我也就不会有机会在这里写下这篇文章。请记住,在 7 年之前,我曾经是一个拿到判决书的必死之人,但我决定竭尽全力与之抗争。而我知道,还有其他很多人也在奋力抗争。

Advertisements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